× 快速导航
案例分析
分类

民间借贷纠纷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案例 省高院驳回再审申请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更新日期:2021-04-25 14:45:42    浏览量:

  再审申请人王某1因与被申请人王某2及二审被上诉人吴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山西省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晋02民终73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王某1申请再审称,其再审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本案应当再审。其请求为:1.撤销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晋02民终739号民事判决书;2.依法改判驳回再审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诉讼请求;3.诉讼费用由被申请人承担。事实与理由:(一)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原审法院认定还款期限至2019年4月7日属于严重的事实不清。本案的基本事实为:2015年4月3日,吴某向被申请人借款65万元,由再审申请人提供担保,约定的借款期限为2015年4月3日至2016年4月2日。2015年4月13日,吴某再次向被申请人借款36万元,由再审申请人提供担保。约定的借款期限为2015年4月13日至2016年4月12日。2016年4月8日,被申请人与吴某就上述两笔借款达成了还款计划书,并签订了《还款计划书》,约定的还款期限为2017年4月8日到2019年4月7日,还款方式为2017年4月8日还款额为212000元,第二次2017年10月8日还款额为250000元,第三次2018年4月8日还款额为25万元,第四次为2018年10月8日还款额为25万元,第五次为2019年4月8日25万元。同时第四条还约定了如果吴某出现一次不按时还款或一次还款不足约定金额,视为违约行为,还款计划书终止执行。出借方在借款方违约33天后未果,正式向法院提起诉讼,由法院裁决。按照协议约定,吴某应当于2017年4月8日归还第一笔借款,还款金额为21.2万元。但实际上吴某第一次还款日期为2017年8月31日,还款金额为11.12万元。因此,吴某第一次还款的日期和金额都存在违约之处。按照《还款计划书》第四条约定该还款计划书属终止执行。故在2017年4月8日吴某没有还款发生违约后该《还款计划书》已经终止执行失效了,即使后来吴某有继续还款行为也不能视为该还款计划书继续有效。吴某违约后,三方约定的分期偿还的借款期限无效,吴某应当立即向王某2还钱。故,吴某的还款日期为2017年4月8日即截止,而非是至2019年4月7日,原审法院认定还款日期至2019年4月7日属于严重的错误。(二)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原审法院认定本案各方当事人约定的还款期限为2017年4月8日至2019年4月7日,债权人王某2于2019年9月29日向大同市平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主张债权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未超过保证期限。原审法院认定债务履行期限届满的日期存在错误,导致适用法律错误。如前所述,依据《还款计划书》第四条违约责任约定,如不按时还款或还款数额不足都视为违约,违约的后果为还款计划书终止执行,不再履行,即《还款计划书》中约定的分期付款期限从2017年4月8日至2019年4月8日已经不再适用,在此情况下吴某应当一次性还款,债务的履行期限在2017年4月8日已经届满,担保人的担保期限此时也开始计算。因此,至2017年10月8日前王某2应当起诉申请人。否则,申请人的担保期限超过,不应当承担担保责任。故王某2在2019年9月起诉申请人要求承担担保责任显然早已过法律规定的六个月担保期。另外,如果原审法院认为还款期限为2017年4月2日到2019年4月7日,那么这明显和三方签订的《还款计划书》第四条约定是相违背的。故原审法院错误地适用了本案的主债务履行期满时间节点,错误地理解适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致使本案存在明显的错误、矛盾之处。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审查的主要争议焦点为:被申请人王某22019年9月29日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主张债权并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是否超过保证期限。

  据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2015年4月3日,被申请人王某2与吴某签订借款合同书一份,约定借款期限一年(从2015年4月3日至2016年4月2日),再审申请人王某1为借款担保人;2015年4月13日,被申请人王某2与吴某又签订借款合同书一份,约定借款期限一年(从2015年4月13日至2016年4月12日),再审申请人王某1为借款担保人。2016年4月8日,再审申请人、被申请人、吴某又达成还款计划书,约定“在2017年4月8日到2019年4月7日本息全部还清”,“还款期间如果出现一次不按时还款或一次还款不足五次所约定金额,视为违约行为,本还款计划书终止执行”,“本次还款计划,丙方(再审申请人)为乙方提供借还款的连带责任担保”。再审申请人认为基于吴某的违约行为,还款计划书已经终止,故被申请人王某2应当自2017年10月8日前起诉申请人,否则申请人的担保期限超过,不应当承担担保责任。本院认为,再审申请人为原民间借贷合同的连带责任保证人,在原二份民间借贷合同约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被申请人、吴某、再审申请人又签订了案涉还款计划书,应当认定被申请人已向再审申请人主张了担保权利。再审申请人在还款计划书中明确约定“本次还款计划,丙方(再审申请人)为乙方提供借还款的连带责任担保”,即再审申请人又为还款计划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因还款计划书约定的终止条件成就,还款计划书终止。但再审申请人为原二份民间借贷合同所提供的连带责任保证已经债权人向其主张权利,应当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四条第二款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届满前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从债权人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之日起,开始计算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故应当自2016年4月8日开始计算保证责任的诉讼时效。因再审申请人在本案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一、二审法院未予审理并无不妥。综上,原审判决认定再审申请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结果并无不当。再审申请人主张免除其连带保证责任的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再审申请人王某1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王某1的再审申请。


关键词: 民间借贷纠纷

免责声明:未标明原创或来源的文章转载自官方媒体或其他网站,版权归原创者所有。本站转载旨在使信息更广泛地传播以更好地发挥其价值, 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与本网站联系: pr@lhfblaw.com。

联合富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