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速导航
案例分析
分类

吴某某与太原华龙泰集团实业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更新日期:2021-04-12 16:18:22    浏览量:

  审理法院: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2017)晋01民终83号

  案件类型:民事

  案由:民间借贷纠纷

       裁判日期:2017-03-10

  合议庭:冯金林 牛晓斌 张林虎

  审理程序:二审

  审理经过

  上诉人吴某某因与被上诉人太原华龙泰集团实业有限公司、原审第三人山西天翊农林科技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法院(2016)晋0105民初143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月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不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吴某某上诉请求:1、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2、请求依法驳回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3、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存在不当之处。(一)、被上诉人对于其主张的请求提供的证据材料为三份证据,即1、2015年5月1日原告给被告出具的借款收据;被告持有的山西天翊农林科技有限公司的出具的两份债权凭证;3、天翊公司的企业基本信息。这三份证据无一是借款合同,无法证明借款法律关系的存在。因此,被上诉人在不能提供能够直接证明借款关系存在的证据材料的情况下,依照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应当承担举证不利的法律后果。一审法院并没有遵循这一原则,将举证责任转嫁给了上诉人。因此,原审法院如此认定事实存在不当之处。(二)、原审法院判决事实存在错误。上诉人提供的七份证据材料,足以证明上诉人与天翊公司之间存在债权债务关系,也证明了上诉人有能力支付被上诉人的借款,债权凭证转让足以证明上诉人依法履行了付款的义务,这也说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借款关系依法成立并实际生效,不存在合同目的无法实现的问题。同时,原审法院也确认了借款关系的合法存在,且上诉人也依法履行了借款义务。二、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一)、本案的判决法律依据适用错误。本案不属于民间借贷纠纷,而是债权让与法律纠纷。(二)、本案的审理程序存在错误。

  被上诉人辩称

  太原华龙泰集团实业有限公司辩称,1、一审查明事实属实,适用法律正确。原被告间形成的民事借贷法律关系,但被答辩人未向答辩人履行交付借款的义务,且已经没有交付借款的意愿。在被答辩人严重违约,答辩人无法实现合同目的情况下,答辩人有权诉请解除合同并有权要求被答辩人返还答辩人向被答辩人开具的借款收据。2、答辩人一审时提交了向被答辩人开具的借款收据第三联底联,被答辩人认可该收据的真实性,也认可是由王某代办的,同时认可未向答辩人交付过借款,该收据明确载明款项性质是借款,是直接证明双方间属于民事借贷关系的书面证据。被答辩人一审时申请了证人王某出庭,该证人出庭时明确表示双方为借贷关系,也直接证明了双方间属于民事借贷关系。被答辩人曾委托代办人王某向答辩人发送律师函,并将该律师函作为证据之一提交一审法庭,该律师函内容多处包含,借款一事函告,因此,无论是答辩人的证据还是被答辩人的证据,均证明双方属于民事借贷关系。3、一审查明双方间属于民事借贷关系的情况下,适用民间借贷法律规定审理本案并无不当。答辩人一审时申请追加第三人是由于被答辩人承诺由天翊公司代为向答辩人支付借款。但天翊公司和被答辩人均未向答辩人交付借款。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予以维持。

  原审第三人山西天翊农林科技有限公司未参加诉讼,也未提交书面意见。

  太原华龙泰集团实业有限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解除原告与被告之间的借款合同;2、被告返还原告出具的编号为0163043号的收据;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5月1日,原告向被告出具一张编号为0163043号的收据,记载"今收到吴某某交来借款肆佰万元整(4000000元)"。该收据加盖原告的财务专用章,交款人一栏姓名为"王某"。同一日,被告将其持有的山西天翊投资有限公司出具的编号为0001425、0001426两张债权凭证原件交于原告。两张债权凭证均载明出借人为吴某某,借款人为山西天翊投资有限公司,借款金额为100万元,借款时间分别为2014年8月15日至2015年8月15日,2014年8月19日至2015年8月19日。原告向被告出具400万元收据后,被告及第三人山西天翊农林科技有限公司至今未向原告交付400万元。

  另查明,2015年1月7日,山西天翊投资有限公司名称变更为山西天翊农林科技有限公司。2015年11月9日,王某委托上海市锦天城(太原)律师事务所律师向原告邮寄一份律师函,要求原告退还借款800万元及计算至2015年10月31日的利息160万元。王某称,以上800万元包括本案争议的400万元。原告收到该函件后未给予答复。本院受理此案后,被告于2016年4月21日以发送短信、微信的方式向第三人的法定代表人石新民送达告知书,内容为吴某某于2015年5月1日口头通知山西天翊农林科技有限公司将对该公司拥有的债权400万元转让给原告,现在再次以书面形式告知债权转让一事。

  案件审理过程中,原被告均认可2015年5月1日的借贷事宜由王某代为办理,原告除了向被告出具400万元的借款收据以外,另向王某出具一张400万元的借款收据,王某将其持有的山西天翊投资有限公司的600万元借款凭证交于原告。证人王某称,其与被告共同出借800万元。原告诉王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已经由本院移送至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审理。

  本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1、原被告存在何种法律关系;2、原告的诉讼请求有无事实及法律依据。关于焦点1,在本案中,原告向被告出具一张收到借款400万元的收据系原告真实意思的表示,证明原被告存在借款的合意,与此同时被告将其持有的对第三人山西天翊农林科技有限公司享有债权的书面凭证交于原告,针对被告的该行为,被告称系将对第三人的债权转让于原告,而原告则称该行为系证明被告有交付借款的能力。关于债权转让一事,原告不予认可,双方就此无书面约定,而被告所述已通知第三人债权转让也仅仅体现在本案受理后,不能证明其在将债权凭证交于原告时即履行了通知义务。因此被告所述将对第三人享有的债权转让原告的意见,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退一步讲,即便被告转让债权的行为成立并生效,其目的是由第三人向原告交付借款,以促成被告借贷关系的成立。综上,原被告之间存在的法律关系应当为借贷关系。焦点2,除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为实践性合同外,其他民间借贷合同都应当为诺成性合同,本案原被告之间的借贷合同即属于诺成性合同。原告向被告出具收到借款400万元的收据,双方达成借贷的共识,至此借贷关系已经形成,双方的借贷合同关系即成立并生效,当事人应当履行各自的义务。但原告自2015年5月1日出具借据后,至今被告未向原告履行交付借款的义务,导致原告获取借款的合同目的无法实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款的规定,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据此,原告要求解除与被告的借贷关系,符合法律规定,本院应予支持。原被告的借贷关系解除后,被告需返还原告出具的0163043号的收据,同时原告应当将其持有的山西天翊投资有限公司编号为0001425、0001426两张债权凭证返还被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条、第九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一、解除原告太原华龙泰集团实业有限公司与被告吴某某于2015年5月1日成立的借贷关系;二、被告吴某某返还原告太原华龙泰集团实业有限公司出具的编号为0163043的收据;三、原告太原华龙泰集团实业有限公司向被告吴某某返还山西天翊科技有限公司出具的编号为0001425、0001426的两张债权凭证;四、上述第(二)、(三)内容由原告太原华龙泰集团实业有限公司、被告吴某某于本判决生效后自动履行。

  二审裁判结果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当事人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确认的以上事实有:一、二审双方提供的证据:上诉人所举:1:2015年5月1日被上诉人太原华龙泰集团实业有限公司出具的借款收据两份;证据2:2014年9月5日山西天翊农林科技有限公司及法人石新民为上诉人出具的借款凭证;证据3:2014年8月27日、2014年9月5日山西天翊农林科技有限公司及法人石新民为王某出具的借款凭证;证据4:王某在中国民生银行个人账户对账单;证据5:太原华龙泰集团实业有限公司工商档案一套;证据6:山西天翊农林科技有限公司工商档案一套;证据7:上海市锦天城(太原)律师事务所律师所发给马有根及太原华龙泰集团实业有限公司律师函一份及其特快专递材票据和回执单;证据8:上诉人发送给石新民的告知书的短信记录两份和微信记录一份;证据9:视听资料,被上诉人因接受上诉人的债权而与上诉人建立新的借贷关系,故上诉人在向被上诉人多次催要欠款时,被上诉人只是以经济紧张,没钱等方面推脱,并从未否认借款事实的客观存在;被上诉人在2015年5月1日实际管理者马有根与山西天翊农林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石新民系亲叔侄关系;吴某某将债权转让的事实再次通知山西天翊农林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石新民和股东袁娜。补充证据:被上诉人向天翊公司所要借款的起诉事实,可以证实双方存在债权转让关系。被上诉人所举:1、编号为0163043的收据一张,证明2015年5月1日原告向被告出具以上收据,写明收到被告的借款400万元;2、编号为0001425、0001426的借款凭证两张,证明2014年9月5日山西天翊投资有限公司向被告出具两张金额各是100万元的借款凭证,原告于2015年5月1日向被告出具借款400万元的收据时,被告将该两张金额为200万元的借款凭证交于原告;3、企业工商登记信息,证明山西天翊投资有限公司于2015年1月7日名称变更为山西天翊农林科技有限公司。及当事人陈述(询问笔录)等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一审法院经过举证质证,依法认定的案件事实,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双方争议的焦点是: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如何认定;被上诉人的一审诉请求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从本案已查明的案件事实综合分析:被上诉人太原华龙泰集团实业有限公司向上诉人吴某某出具一张收到借款400万元的收据,该行为系被上诉人太原华龙泰集团实业有限公司真实意思的表示,与此同时上诉人吴某某将其持有的对第三人山西天翊农林科技有限公司享有债权的书面凭证交于被上诉人太原华龙泰集团实业有限公司,被上诉人太原华龙泰集团实业有限公司也实际进行了接收。结合视听资料及本案的其他相关证据,对此应认定为上诉人吴某某系将对第三人山西天翊农林科技有限公司的债权转让于被上诉人太原华龙泰集团实业有限公司,并将该转让行为以短信的形式已通知第三人。从上诉人吴某某及第三人山西天翊农林科技有限公司的角度来看,系被上诉人太原华龙泰集团实业有限公司将第三人山西天翊农林科技有限公司对上诉人吴某某的债务进行了承接。因上诉人吴某某与第三人山西天翊农林科技有限公司之间的债权债务相对明确,所以从债权转让及债务承接的法律性质理解,上诉人吴某某无需再向被上诉人太原华龙泰集团实业有限公司支付重新开具的收据上所载明的款项。至于第三人山西天翊农林科技有限公司是否将款项已实际转给被上诉人太原华龙泰集团实业有限公司,系第三人山西天翊农林科技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太原华龙泰集团实业有限公司之间的另一法律关系,与上诉人吴某某无关。且双方当事人之间对是否应由第三人山西天翊农林科技有限公司代付款项亦无约定。综上,一审法院简单认定上诉人吴某某与被上诉人太原华龙泰集团实业有限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为单纯的借贷关系、属诺成性合同,属定性有误,本院予以纠正。被上诉人太原华龙泰集团实业有限公司的一审诉讼请求,证据不足,不应支持。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法院(2016)晋0105民初1430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被上诉人太原华龙泰集团实业有限公司的一审诉讼请求。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合计77600元,由被上诉人太原华龙泰集团实业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牛晓斌

  审判员冯金林

  审判员张林虎

  裁判日期

  二〇一七年三月十日

  书记员

  书记员李晔君


关键词: 民间借贷 民间借贷纠纷

免责声明:未标明原创或来源的文章转载自官方媒体或其他网站,版权归原创者所有。本站转载旨在使信息更广泛地传播以更好地发挥其价值, 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与本网站联系: pr@lhfblaw.com。

联合富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