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速导航
案例分析
分类

以融通资金为目的的股权转让,为民间借贷


来源:互联网    更新日期:2021-04-09 09:38:09    浏览量:

  通过对合同的约定条款和合同的履行方式等内容的综合分析,可认定双方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并后续以固定金额回购的交易安排目的是为一方获得借贷资金,另一方出借资金获得利息,股权转让仅作为借款的担保形式的,应认定双方为民间借贷关系。

  案情简介

  2012年6月21日,赵某、钱某签订《股权转让合同》,约定赵某作为出让方将其持有的甲公司5%的股权转让给钱某,价款为2亿元。两年内赵某有回购权,赵某未回购转让的股权前,已收取的股款视为借款,以月息2.1%按季支付利息。两年内若未回购股权,则该股权永久归钱某所有。

  合同约定的两年期内,钱某向赵某支付股款1.75亿元,两年期满后又支付0.25亿元,共计2亿元。两年期内,赵某支付利息0.43亿元,两年期满后支付利息0.31亿元,共计0.74亿元。

  钱某向高院诉请清偿欠款2亿元及利息。法院认定涉案合同名为股权转让,实为民间借贷。判令赵某偿还借款本金2亿元,并支付利息。

  赵某不服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诉,认为一审法院将股权转让关系认定为民间借贷,认定事实错误。最高院认为一审将当事人的法律关系认定为民间借贷合同是正确的,合同性质的认定不影响赵某应当承担的给付义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

  赵某向最高法院申请再审,最高法院裁定驳回再审申请。

  裁判要点

  最高院再审裁定书中的论述

  本院经审查认为,原审已查明,本案双方当事人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中对于赵某向钱某转让股权事宜进行了约定,但原审法院通过对该合同中关于利息的约定、拟转让股权的份额确定、拟转让股权的交付方式、股权转让的价金、回购权的约定和合同的履行方式等内容进行综合分析后,认定赵某和钱某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并非要进行股权转让,而是一方以获得借贷资金,另一方以出借资金获得利息为目的,股权仅作为借款的一种担保形式,在赵某不能按照约定支付本金及利息时,钱某可获得该股权,本案《股权转让合同》名为股权转让,实为民间借贷。该认定符合双方交易目的以及约定回购权的行使方式、行使条件等客观实际,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赵某关于原审判决认定合同性质和适用法律错误的再审主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足,不能成立。

  一审法院裁判原文

  一审法院认为:股权转让法律关系中,作为出让人,合同目的系出让其所有的股权以取得股权的对价;作为受让人,合同目的系支付股权对价,以取得相应的股权,享有目标公司资产收益、参与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股东权利。而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中,作为出借人,合同目的系出借本金,在借款期限届满后取回本金及相应利息;作出借款人,合同目的系向出借人借得本金,在借款期限届满后返还本金及相应利息。在本案中,当事人的行为不具备股权转让法律关系的特征,应当将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作为本案的基础法律关系审理。

  1. 关于利息。股东转让法律关系中,股权出让款一般应予及时结清,双方当事人无须对利息作出约定。约定利息及利息的数额,是民间借贷法律关系的主要特征。在本案中,当事人双方约定“甲方未回购所转让的股权前,已收取乙方的股权转让价款,视同甲方借贷乙方的款项,以月息2.1%按季支付利息,即在每季的30日前支付上季利息”,该条款的约定,显然是将股权出让款作为本金并据此计算利息。在合同的履行过程中,双方亦依约结算并给付了相应的利息。

  2. 关于拟转让股权的份额。在普通的股权转让法律关系中,拟转让的股权份额是明确、具体的,而在本案中,虽《股权转让合同》约定赵某将其持有的甲公司5%股权转让给钱某、转让对价为2亿元,拟转让的股权份额从表面上明确、具体,但合同第六条第2款约定“双方实际转让的股权数以赵某实际收款为准,核定比例”,实际上本案合同并未确定转让股权的明确份额,而是以钱某实际支付给赵某的款项另行核定。该约定与股权转让法律关系的特征及其交易惯例不符,亦不符合常理。

  3. 关于拟转让股权的交付。双方签订的合同约定“在回购期间内,该转让股权暂不办理股东、股权变更登记手续。股东权利仍由甲方行使,股东义务亦由甲方承担,盈亏均归甲方”,股权转让合同的合同目的之一在于及时获得目标公司的股权,从而实现买受人对目标公司的股东权利,因此,即时交付股权,是股权转让合同的重要特征之一。本案《股权转让合同》签订之时,赵某不是甲公司工商登记的实名股东,其通过孙某持有该公司25.5%的股权,此时赵某具备向钱某交付案涉5%股权的条件,但未即时约定办理股权工商变更登记的时间,而是约定履行期间届满,赵某丧失所谓回购权之日起一个月内办结股东、股权的工商变更登记,该约定亦与股权转让法律关系的特征及其交易惯例不符。

  4. 关于股权转让的价金。在股权转让合同中,股权转让的价金亦应明确而具体,而在本案中,“双方实际转让的股权数以赵某实际收款为准,核定比例”,股权转让的价金以实际收款数额为准,实际上是以钱某出借给赵某的具体金额作为确认本案本金的基础,该条款的约定,亦不符合股权转让合同的特征。

  5. 关于回购。在股权转让法律关系中,在买受人支付转让价款后,通常约定出让人在一定期间内交付拟转让股权,股权转让合同即履行完毕。本案合同约定赵某对于拟转让的股权具有两年内的回购期间,拟转让的股权暂不办理变更登记,在回购期内,赵某并未将案涉股权转让给钱某,案涉股权的所有权仍归属赵某,若赵某在两年回购期内行使所谓回购权,则赵某是在回购此时仍归其所有的股权,且该回购权是通过返还钱某已支付款项并给付利息的方式进行,该回购权的约定与民间借贷法律关系特征相符。在赵某不行使回购权即无法还本付息时,钱某方能取得以其实际付款数核定比例的股权,该股权实质应为赵某对钱某履行还款责任的担保。

  6. 关于合同的履行方式。在本案合同履行期间,孙某将其持有的甲公司51%股权(孙某25.5%,赵某25.5%)中的46%已转让给乙公司,并办理了工商变更登记,现甲公司工商登记中孙某仅持有该公司5%股权,该5%股权系由孙某所有还是孙某代赵某持有双方并未约定,根据商事外观主义原则,应当认定此时赵某已不持有甲公司股权。通过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公示,孙某持有的该5%甲公司股权已在合同履行期间内出质给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西安分行,合同履行期限届满时,该出质仍然有效,即使该5%股权仍为孙某代赵某持有,赵某亦无法按合同约定向钱某交付案涉股权,可以印证赵某并无向钱某出让股权以取得对价的意思表示。若赵某履行合同约定,仅能通过向钱某还本付息的方式进行,该履行方式符合民间借贷法律关系的特征。

  综上,赵某作为出让人,其合同目的不是通过转让股权取得股权转让价款,而是在签订《股权转让合同》且案涉股权具备交付条件的情况下,不转让该股权的所有权,先取得钱某支付的名义上的股权转让款作为借贷资金并支付利息,在合同约定的两年履行期限届满后,其不能偿还钱某支付的借款本金及相应利息时,将以实际借款本金核定的相应股权份额实际转让给钱某即交付担保物;钱某作为受让人,其合同目的亦不是通过支付股权转让款取得案涉股权,而是在支付了借款本金后,按合同约定收取利息,在合同约定的两年履行期限届满后,赵某不能偿还钱某借款本金及相应利息时,钱某取得担保物即以实际借款本金核定的相应份额的案涉股权所有权。

  本案的《股权转让合同》名为股权转让,实为民间借贷。本案当事人以签订股权转让合同作为民间借款资金的担保,钱某向赵某出借本金以取得利息,履行期限届满后,赵某不能清偿本金及相应利息,则向钱某交付相应份额的股权,孙某、张王在对赵某履行合同义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各方当事人的前述意思表示真实,且不违反法律及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钱某与赵某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合法有效,钱某与赵某应按本案合同约定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履行各自义务。

  二审法院裁判原文

  二审法院认为:赵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在二审中主张案涉合同为股权转让合同。该问题的核心在于其结论是否影响本案的裁判结果。本院认为,需要结合本案原告钱某的诉讼请求作出分析。本案原告钱某起诉请求赵某返还2亿元及其利息以及违约金……所以,无论案涉合同是股权转让合同还是如一审法院所认定的民间借贷合同,人民法院需要作出判断的是,赵某是否存在违约行为,进而对钱某主张赵某应承担的给付义务是否成立作出判断。显然,上述判断的基础都是案涉合同的约定以及双方的履行行为。在二审庭审中,赵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也未能明确阐述案涉合同的性质在何种程度和范围上影响钱某行使解除权的效力以及赵某是否应负担前述给付义务。综上,本院认为,案涉合同的性质如何,并不影响钱某能否解除合同以及解除合同后的法律效果问题,应当根据案涉合同的内容以及双方的履行行为对前述问题作出判断。

  尽管本院认为合同的性质判断并不影响本案的裁判结果,但一审法院从案涉合同的利息约定、拟转让股权的份额确定、拟转让股权的交付方式、股权转让的价金、回购权的约定和合同的履行方式等六个方面综合分析,从双方的交易目的以及约定回购权的行使方式及行使条件等因素出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四条的规定,认定案涉《股权转让合同》名为股权转让实为民间借贷,股权转让合同是民间借贷资金的担保也是正确的。钱某向赵某出借本金以取得利息,履行期限届满后,赵某不能清偿本金及相应利息,则向钱某交付相应份额的股权,孙某、张王在对赵某履行合同义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各方当事人的前述意思表示真实,且不违反法律及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钱某与赵某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及孙某、张王在对赵某履行合同义务之连带保证责任合法有效。赵某的此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律师分析

  1.股权转让关系与民间借贷关系的法律后果有着很大差异,当事人在涉及交易文件时应注意区分,防止假戏真做,真戏假做。详言之,股权转让关系中,股权受让人支付股款的对价为目标公司的股权,合同有效存在的情况下不得要求返还股款,更不得要求支付利息;相反,民间借贷关系中,出借人可根据合同请求偿还借款、支付利息。虽然法院在综合考虑合同约定以及合同的履行方式后,倾向于认定双方当事人为借贷关系,但其前提为存在明确的合同约款,对合同的履行情况进行充分举证,因而在交易安排上,选择此类以股权转让为名的合同提供借款对于债权人而言有一定的风险。

  2.设计“名为股权转让,实为民间借贷”交易模式考虑的因素较为复杂,应予慎重。在《股权转让协议》中约定利息或保证最低收益、履行期限或回购期限、不承担经营风险等条款,履行过程中双方未办理变更登记等因素将成为法院判断合同性质为股权转让或是民间借贷的关键。当事人在安排合同条款时应当对上述内容予以尽量清晰地约定。鉴于该法律关系较为复杂,建议当事人聘请对民间借贷纠纷处理有丰富经验的律师团队,对相关合同条款进行约定,防止因约定不明使得法律关系难以确定,出借人的债权难以主张。

  3.当事人在诉讼中应理性选择并主张双方的权利义务关系,不要硬抗。司法实践中,人民法院对于双方当事人的真实关系,负有主动审查的义务。若法院在综合考虑合同的约定条款以及履行方式后,将按照实质情况认定当事人的法律关系为民间借贷合同,因借款人仍一味根据合同的名义主张法律关系为股权转让,将无法得到法院支持。因而,建议借款人秉持诚实信用原则全面履约,否则,将承担迟延利息、违约金等逾期还款的违约责任。


关键词: 股权转让 民间借贷

免责声明:未标明原创或来源的文章转载自官方媒体或其他网站,版权归原创者所有。本站转载旨在使信息更广泛地传播以更好地发挥其价值, 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与本网站联系: pr@lhfblaw.com。

联合富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