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速导航
法律知识
分类

最高法院:无论发包人是否知晓合同相对方的挂靠事实,均不能仅以存在挂靠关系而简单否定挂靠人享有的工程价款请求权

来源:零零诉诉讼垫资机构    更新日期:2021-10-20 09:27:06    浏览量:

- 01 -

裁判要旨

      在处理无资质的企业或个人挂靠有资质的建筑企业承揽工程时,应进一步审查合同相对人是否善意、在签订协议时是否知道挂靠事实来作出相应认定。如果相对人不知晓挂靠事实,有理由相信承包人就是被挂靠人,则应优先保护善意相对人,双方所签订协议直接约束善意相对人和被挂靠人,此时挂靠人和被挂靠人之间可能形成违法转包关系,实际施工人可就案涉工程价款请求承包人和发包人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如果相对人在签订协议时知道挂靠事实,即相对人与挂靠人、被挂靠人通谋作出虚假意思表示,则挂靠人和发包人之间可能直接形成事实上的合同权利义务关系,挂靠人可直接向发包人主张权利。即无论属于上述何种情形,均不能仅以存在挂靠关系而简单否定挂靠人享有的工程价款请求权。

最高法院:无论发包人是否知晓合同相对方的挂靠事实,均不能仅以存在挂靠关系而简单否定挂靠人享有的工程价款请求权(图1)

- 02 -

案情简介

       上诉人陈亚军与被上诉人阜阳创伤医院、阜阳民生医院(以下简称两医院)及一审第三人江西建工第四建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江西四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皖民初85号之一民事裁定(以下简称一审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7月1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陈亚军上诉请求:撤销一审裁定,发回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本案。事实及理由:
      (一)一审裁定认定陈亚军与江西四建系挂靠关系明显不当。2015年5月26日案涉工程由江西四建作为承包人与发包人两医院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2016年陈亚军才与江西四建建立转包关系。案涉工程从项目招投标开始,到合同的签订、合同的履行直至价款的结算,江西四建实质性地主导了工程项目运作的全过程。案涉工程垫资建设,其中转包人江西四建代垫部分施工款项。实际施工人陈亚军与江西四建之间没有建立劳动合同关系。案涉工程所使用的主要建筑材料、构配件及工程设备或租赁的施工机械设备由陈亚军采购。上述足以证明发包人明知江西四建将案涉工程转包给陈亚军的事实。
      (二)一审裁定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驳回陈亚军的起诉,属适用法律错误。1.退一步说,即便陈亚军与江西四建之间系挂靠关系,一审裁定驳回起诉亦属错误。对于挂靠方请求支付工程款的主张,《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对合同相对性进行了淡化处理或者作为例外的合同相对人来看待。在挂靠方与发包方之间关于工程质量纠纷和工程款纠纷的案件可以突破合同的相对性原则。只要挂靠方因追索欠付工程款向法院起诉,同时将被挂靠方和发包方列为当事人的情况下,法院不应当驳回起诉。本案陈亚军作为实际施工人,将发包人、转包人列为案件当事人完全符合上述规定。2.陈亚军作为案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在承包人、发包人均不积极履行结算义务的情况下,有权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五条规定提起代位权诉讼向发包人主张工程款。因此,一审裁定驳回陈亚军的起诉错误。

       被上诉人两医院及一审第三人江西四建均未提交答辩意见。

       陈亚军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两医院共同给付工程款127909778.5元及利息;2.判令两医院自欠款之日起按照同类贷款利息的两倍共同支付违约金;3.判令两医院共同赔偿损失延期费用14973922元;4.判令江西四建承担连带责任;5.诉讼费用由两医院承担。

- 03 -
法院观点
        最高法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陈亚军是否为本案适格原告。

        第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二)有明确的被告;(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四)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本案中,陈亚军主张其是案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请求两医院支付案涉工程的欠付工程款。根据陈亚军提供的阜阳民生医院与江西四建所签《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其本人与江西四建所签《省外阜阳第四分公司承包经营协议》、工程款支付报审表、工程签证单、监理例会会议纪要及双方当事人的当庭陈述等相关证据,能够证明其与案涉工程具有一定的直接利害关系。

       第二,一审法院经过初步审查,认为陈亚军与江西四建之间形成挂靠关系。在处理无资质的企业或个人挂靠有资质的建筑企业承揽工程时,应进一步审查合同相对人是否善意、在签订协议时是否知道挂靠事实来作出相应认定。如果相对人不知晓挂靠事实,有理由相信承包人就是被挂靠人,则应优先保护善意相对人,双方所签订协议直接约束善意相对人和被挂靠人,此时挂靠人和被挂靠人之间可能形成违法转包关系,实际施工人可就案涉工程价款请求承包人和发包人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如果相对人在签订协议时知道挂靠事实,即相对人与挂靠人、被挂靠人通谋作出虚假意思表示,则挂靠人和发包人之间可能直接形成事实上的合同权利义务关系,挂靠人可直接向发包人主张权利。即无论属于上述何种情形,均不能仅以存在挂靠关系而简单否定挂靠人享有的工程价款请求权。一审法院应当在受理案件后,就各方当事人之间形成何种法律关系、陈亚军在本案中的法律地位究竟为何、对案涉工程款是否享有实体权利、其诉讼请求能否得到支持等焦点问题进行实体审理后作出判断得出结论。因此,一审法院认为挂靠关系不能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进而认定陈亚军不是本案适格原告并驳回其起诉,系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陈亚军的起诉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其具备本案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一审法院应予受理。陈亚军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最高法院:无论发包人是否知晓合同相对方的挂靠事实,均不能仅以存在挂靠关系而简单否定挂靠人享有的工程价款请求权(图2)

- 04 -
裁判结果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二条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皖民初85号之一民事裁定;

       二、本案指令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
- 05 -
案件来源

《陈亚军、阜阳创伤医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2019)最高法民终1350号】》


关键词: 施工合同

免责声明:未标明原创或来源的文章转载自官方媒体或其他网站,版权归原创者所有。本站转载旨在使信息更广泛地传播以更好地发挥其价值, 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与本网站联系: pr@lhfblaw.com。

联合富邦